安室樱子🌹

💐ヾ(´∀`。ヾ)小伙伴你好呀~

#TFBOYS#&#Sexy Zone#&#全职#
&#刘昊然#&#董子健#&#王大陆#&#唐禹哲#&#岸优太#&#Garnet Crow#

虽然我看起来很高冷但是我慢热啊…

嗯。(´ï½¥á´—ï½¥`)

《致七剑英雄》

长虹携冰魄,

紫霞映雨花。

奔雷闪青光,

旋风荡七侠。


【。

梦到被迷幻的磨磨x被心灵控制的全员

为什么会有这么…难以言喻的梦…

场面很香艳(╯°Ð”°)╯︵ /(.□ . \)




好想写出来啊【别扯了没人会看的

【打不出我粽的tag太心痛了!

【全职/喻黄】_(:3」∠❀)_

讲个故事

喻文州,荣耀联盟蓝雨战队队长,手速不及格。

黄少天,蓝雨副队长,嘴速快。

∠(ᐛ」∠)_



【我在写什么x

😘

严格上的高中时代假期最后一天是一个堆满了作业的情人节。

然而还有我啵和我粽&岸亲。

这张图看得我真的是说不出话来……

我需要抢救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今天我才不是野生老母亲!我是一个王俊凯的女友粉!!!



微博cr:王炸你要嘛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在超市买的花果茶(=^▽^=)

泡出来以后竟然会分层…下层粉红上层几乎无色,但真的超好看啊…

拿玻璃棒搅拌一下就好啦~

再放一点糖味道超赞 (ノ´â–½ï½€)ノ♪

隋玉而安(1)

嗯…这不是我的脑洞…但是要到授权了!

so,我会尽我自己全力补完这个文,很感谢大大让我写完这个故事!

但是开学就是高三,也没什么时间了,所以我也是尽量能发一点是一点( ´â€¢Ï‰â€¢)ノ(._.`)小伙伴们别着急…我建议你们先码着然后过几天再一起看……【躺平

ooc肯定有……

不过谢谢各位的喜欢【比心~❤

心若向阳:

        “确定是他吗?”夏常安指着不远处与自己同龄的人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是。”那人一个字就把不远处的人判了死刑。




        “那我就要让他血债血偿。”夏常安握紧了拳头,一字一句道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 夏常安的父母一个月前被AI所杀,以夏家的势力查到凶手很容易,至于怎么处理这个AI,全凭夏常安处理。




        “他叫隋玉?”夏常安坐在自家的沙发上,一页一页的翻着档案。档案上明确说明了隋玉的一切,大到生日,小到喜欢吃糖这一小癖好,当然,也包括照片。照片中的少年笑的眉眼弯弯,头发软软的贴在头上,给人想摸的感觉。明黄色的毛衣把皮肤衬的更加白皙,怎么看也不像是能狠心杀人的人。上扬的嘴角干净而温暖。
        “很好,隋玉,我们走着瞧。”夏常安看着隋玉的照片,轻声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 日子还长呢,还长呢。
        他知道,隋玉与其他AI的不同就在于他有着和人一样的情感。可惜情感一直是人类的弱项,连隋玉这样的高等机器人也不能幸免。“我会让你败得体无完肤。”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 近期隋玉晚上总是会做噩梦,看见夏氏夫妇双双死在了自己面前,鲜血直流,却又忽的都站了起来,轻轻抚摸着他的脸,贴在他耳边说,“谢谢啊,隋玉。”声音很轻很轻,诡异得很,然后就没有任然后了,他总是会在此时惊醒,看着四周雪白的墙壁,慢慢缓了过来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


        头一次,隋玉觉得自己做错了。他知道杀人是不对的。但迫于无奈,郑姨治病需要钱,一大笔钱,那是他所不能支付的。




        郑姨对他有恩,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收留了他,把他从科学家那里领了过来,像儿子一样的悉心照顾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是普通机器人,他有和人一样的情感,这是他最高级也最软弱的地方。




        他与X公司的老板达成协议,以给钱治好郑姨的病为交易,杀死夏氏夫妇。



        杀人,对于隋玉来说再简单不过。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事。只要程序里有的事,他都可以做。



        他想治好郑姨的病。别人,都不重要。




        隋玉只对亲近的人产生情感,在其他方面,他与普通机器人并无区别。


        隋玉因为郑姨身体的原因,早早的就退了学,在一家餐馆内做服务员。每月工资不高,这些根本无法支付昂贵的医药费。郑姨劝过他很多次重返学校,都被隋玉拒绝了。但又哪有学生不向往无忧的大学生活呢?




       隋玉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前一直觉得碰到夏常安只是偶然,阳光洒满餐馆的那个下午,夏常安推门而入,西装革履,梳着非常精神的头发。一双腿在西装裤的衬托下更显修长。隋玉不得不承认,这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 他拿了菜单给夏常安,夏常安并不点菜,只是对着他笑。以他对人类情感的理解,他不能完全读懂那个笑,那是他的程序里所没有的。但他知道,那不是普通的笑,他知道那笑中有绝望。让隋玉不寒而栗。




        “你叫什么?”夏常安按住隋玉递过来的菜单,明知故问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我叫隋玉。隋炀帝的隋,玉器的玉。”




       “有兴趣跟着我做事吗?”夏常安显然不是墨迹的人,开门见山。



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?”隋玉搜索着脑中的信息,明白了这叫挖人墙角。




       “因为,”夏常安起身,往隋玉那靠了靠,“我觉得你是最合适的人选。工资高,待遇好,去吗?”




       “我们第一次见吧,挖墙脚是不好的行为。”





       “是啊,第一次见。”夏常安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,“但那又如何。”热气在隋玉耳边氤氲,一点一点向上,染红了隋玉的耳朵。



        “要不要跟了我?”说话的韵味更像是调戏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情感,是他的弱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 谁让他有着普通机器人所没有的呢?





        “每月工资是这里的十倍。”夏常安见隋玉没有反应,开出了更高的条件。




        夏常安知道隋玉的家庭状况,把他的弱点抓的死死的。




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隋玉听到钱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 他要钱,要很多很多钱。只有这样郑姨才能活下去,他才能活下去。




       第一次,隋玉被利益冲昏了头脑,
       就像他完全未意识到眼前人姓夏
       就像眼前的人与夏氏夫妇有多相似。
       再比如说,这一切根本不是巧合。
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  隋玉就这么跟着夏常安走了。名车飞驰,前往了夏常安家。
   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隋玉,以后你就是我的私人秘书。”此时的屋内只有隋玉和夏常安两个人。





      “哦,那,我应该做什么?”






      “1.听从我的所有命令与要求并在第一时间完成。2.不听从除我以外任何人的命令。3.如果有不能完成的,参照第一条。”






      “知道了。”少年答应的很是利落,“那么,工资的话,”




      “工资的话开个价合理就行。”



      “一月五千行吗?”隋玉对金钱没什么概念,他只知道郑姨说她每月治疗大概五千元。





      “五千?”夏常安挑挑眉,还真是没什么志向啊,“五万吧。”怎么说夏家也是在全国内有名声的,秘书工资五千,他还不让人笑话。




      “可以吗?”隋玉听着翻了十倍的数字,几是脱口而出。



      “那是自然,只要你好好干。”


      “隋玉。”


      “嗯?”




      “我累了,出去吧,隔壁就是你房间,以后你就在这住下了。”



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 AI是不会累的。隋玉此刻躺在自己的床上,环顾四周,淡绿色的墙壁,隐约散发着自然的味道,东西都摆放的很整齐,应该是每天都有人收拾。隋玉对这里很满意,他还没来得及告诉郑姨,郑姨知道了会很开心的。他拿起手机,拨通了号码。





        夏常安通过监控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,隋玉,日子还长。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 早上八点。



      隋玉的门被推开,刺眼光照进房内。





      隋玉嘟囔着刺眼,全然未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何地。





      怎么会有这么蠢的AI,夏常安摇了摇头,凭这样的能力是怎么做到害死他的父母的。他觉得有点头痛。







      “隋玉,起床了。”声音轻柔,夏常安慢慢的走近隋玉,推了推他,精致的脸蛋,修长的睫毛,皮肤也是好的不得了。这个AI长得确实格外好看,也是他见过最像真人的AI。





       被打扰的隋玉翻了个身,“郑姨,我马上就起床。”







       原来还以为在自己家啊。





       郑姨?那我们今天就玩一场绑架吧。





       房门又被关上,夏常安拨通了电话,“Henry,给我去办一件事.......”






         Henry的办事效率很快,九点整,隋玉被一通电话吵醒,“立马来Y记饭店,迟了我可不能保证郑姨的安全。”说完电话中就只剩下了忙音。







        隋玉立马清醒了,要出门时却被夏常安堵在了门口。





        “去哪?”夏常安倚着门,漫不经心的问。








       “Y记饭店。”隋玉想了想,现在唯一能帮自己的也只有夏常安。“我很重要的人被绑架了。”隋玉咬着嘴唇,他不确定,毕竟夏常安没有义务帮他。








      “行”意料之外的果断,“走吧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2016年8月14日12点29分,我们离开了你。


“做错动作打报告,不要怕,没人会笑你。”


“你们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啊!”


“什么xx军训,和你们的安全比起来,什么都不是。”


——“你怎么没喊‘缺3’?”
——“教官你没喊报数……”
——“……呵呵……呵呵……你们在心里笑一笑就好……”


——“没关系的,我带过很多次,习惯了。”
——“可是你真的能承受的住吗?你愿意接受吗?”


“你们都是聪明人,都比我聪明啊。”


“不要动了。”


“让你们站军姿就是让你们休息了。”


“我这只手被班长踹了3脚才记住要贴紧啊。”


“我的韧带为什么这么好?是被5、6个人压出来的,你反抗不了,哭也没用。如果你不能改变它,就只能去适应它。”


“我不想让你们知道这个惩罚啊。”


“这个位置真是天时地利啊。”


——“教官你是什么军衔?”
——“我这个肩章是预备役的意思。”


“8、9、11(10)连的教官都是在校大学生。”


“有缘再会!”


“以前我带的都是在校大学生,大学生的独立意识都很强。这是我第一次带高中生,很感谢你们,这么配合我工作。”


“可惜时间太短了,要不然我还可以教你们一点散打之类的有用的东西。”


“……啊~~~”


“手贴紧啊!”


“手型!手型!”


“其实每个连队都差不多,没有特别好的,也没有特别差的。独门秘籍就是精神面貌!”


“知道他刚才为什么没有骂你们吗?因为你们的士气很好,刚才都吓死我了。”


“是我没有告诉过你们,这个锅我背了。”


“刚才我被骂了啊。”


“我就一个要求:整齐!如果可以的话再加上士气!”


“我的人只有我可以骂!”


“你们非常棒了啊!”


——“错了喊报告!”
——“报告!报告!报告!……”
——“……我不要听到那么多报告啊!”


——“你是哪个少数民族的?”
——“日本。”
——(11连教官)“Are you Japanese?!”


“5天时间过得很快的。”


——“你怎么了?”
——“没事没事,别管我。”
——“没事,她只是肚子疼……”
——“生理情况而已……”
——“哦哦我懂了……”
——“……”
——“教官你这话说的还不如不说……”
——“…呵呵…”


“:)”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        还有很多很多,记忆中的你,总是有着温柔的,宠溺的貌似有点严厉却又幽默的笑容,总是波澜不惊。我问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个QQ号,你笑着摇摇头,说:“不行”。其实我很早就猜到也知道这不行,可是很私心地还是想问一下,万一见鬼了呢?好吧,你说我们有缘再会,可是我知道,这真的可能是我们这一辈子最后一次相见。你和11连教官萌萌的cp感,全班的女生们都特别看好你们,你笑着站在坐在台阶上的11班连长的前面,摸着他的头,嘴角扬起的笑意也掩饰不住。你勾着他的脖子,听室友说当你们两个起来的时候,11班连长的脸红红的。他的一声“哥”,一声“梁总”,好像也是有些依赖。他带着一个班,齐步走到12连前面,喊着口号宣誓主权,然后又到8连那里两头招惹,你也只是扬了扬嘴角,不一会儿,带着我们把11连挤在了中间,我们都在笑,“我们动不了了!”“就是要让你们动不了啊。”直到休息时间过后,我们才离开。“攻和受都出来了……”原来11连教官你能听懂啊,可是,你知道吗,你不止和我们连教官比,和8连教官比也是受啊!


       室友说,在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们连教官对着2连教官邪笑着勾了勾手指。真的,在这个时候,男友力max。第4天晚上,你握住他的手说“你明天就走了”,仿佛时间被定格。还有,等我们坐上车在车里拍你们的照片,看到你和他有说有笑,还比了一记手刀,当时车里就炸了。


       äº²çˆ±çš„教官,过了5天,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叫什么,最后,只能,祝你好运❤❤❤❤。虽然这次军训很苦,很累,但是,我不会后悔这一次军训,遇到了一位很好的班主任,遇到了很好的室友,最重要的是,我也遇到了你们。


       äººç”Ÿå¾ˆå¥‡å¦™â€¦â€¦

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初二军训,高一刚开学军训,高一下学期东绿军训,高二学农,没想到高二的暑假我又被拖去军训,什么原来高中的不算(。那我的原来的优秀营员也不算……心痛。



         å¯æ˜¯æˆ‘也不后悔呀!       

      


         å—¯ï¼Œæœ‰ç¼˜å†ä¼šï¼

© 安室樱子🌹 | Powered by LOFTER